废旧家具“付费回收”,你准备好了吗?

发布时间: 2021-09-14 10:32:01 | 来源: 中国妇女报 | 责任编辑: 杨亦鸣
 

很多人以为,家里没用的东西卖给收废品的最简单快捷,但真正实行起来就会发现,旧家具等大件物品,即便白给也送不出去。家住北京西城区的黄女士想换个新床,本以为送货时可请送货师傅帮忙处理旧床,但对方一口回绝。最终,黄女士向收废品的师傅支付了100元,看着他把木床架子几乎劈成了“劈柴”扔到楼下垃圾箱旁边,床垫就丢在楼门口。

正在进行旧家翻新的李女士也对记者表示,她所在小区的垃圾桶旁、绿地里经常出现废弃的柜子、床垫等旧家具,非常影响环境,但她不知道在哪儿能找到正规的大件垃圾清运服务。

记者发现,有数据显示,成都中心城区大件垃圾每天超过150吨,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更是只多不少。不论是从节省空间还是从资源利用计,这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。

没地扔、没人要,大件老旧家具回收为何成了“烫手山芋”

其实,黄女士还算幸运的,因为她居住的小区物业监管很松散,旧床还能在楼下一扔了之。同样在北京的陈女士处理自家旧沙发时可不敢这么“任性”。陈女士告诉记者说,她几年前花两万多元买的真皮沙发,现在白送给收废品的都不要,如今小区实行垃圾分类,有了专人管理,“你刚扔出去,马上物业就来找你了。”陈女士说。

幸运的是,陈女士购买的新沙发的商家可提供旧家具回收服务,一件三人沙发需支付99元。但她发现,两位送货师傅拆解旧沙发实在不“专业”,沙发被拆得七零八落,家中地板还被划了深深一道划痕。送货师傅表示,“顾客付费”的旧家具回收算是附加服务,如果不购买新沙发不会提供回收服务,回收后的旧沙发如何处理并不清楚。

记者在网上搜索“大件家具回收”,发现虽有不少回收单位,但打电话咨询时多数是拒收。什么样的家具才可以被回收?“一看颜值,二看距离,三看回收成本。”从事旧家具回收的王老板告诉记者,有些较新家具是可以收购的,不过必须先看图片。“我们收货、送货、搬运都要成本,要考虑家具的成色、数量、距离等,都谈妥了才会上门收货,所以成交率并不高。”他说。

相比二手商家交易的诸多限制,年轻人更倾向于在闲鱼、58同城等平台自己完成交易,但真正成交也并非易事。网友兰兰告诉记者,她在闲鱼上发布了电视柜、床、梳妆台等多条转让信息,虽然隔几天就会有人打电话咨询,由于她怕麻烦让买家上门自提。很多人一听就退缩了,她的家具在网上挂了好几个月还没卖出去。

一直从事废品收购的冯先生告诉记者,电视等家电产品即使报废了,拆解后也能回收一些铜、铁等有价值的金属。旧家具多数是人造板材,回收利用价值不大。而且旧家具比较笨重,占地面积大,人工搬运特别费事,他们通常都不愿意上门拆解回收。

北京东城区一位社区负责人认为,大城市社会流动性强,许多人搬家频次很高。小物件可打包带走,旧家电也有人愿意回收,唯独床、柜子等大件家具让人犯难。当初买入时都是零件入户、现场组装,如今运下楼却大费周章。而对废品回收站来说,旧家具“含金量”太低,费人费力最后才赚个十块八块,实在划不来。一来二去,大件旧家具就成了“烫手山芋”。

正规大件垃圾清运回收企业太少,旧家具回收处理大多靠政府兜底

记者了解到,目前北京已有少量垃圾分类回收企业,同时也从事正规的大件垃圾付费清运业务,“绿猫”就是其中之一。打开“绿猫”的微信公众号,可看到椅子、桌子、沙发、床垫、床、衣柜等,都在大件清运业务范围内,收费最低10元/件,最高80元/件。目前该业务试运行开通区域是东城区东花市街道。

“沙发、床这类大件垃圾的拆解和回收,对于一般废品站来说很难完成,而且价值偏低。所以,他们都倾向于回收高价值、易拆解的垃圾。”“绿猫”创始人刘先生介绍,目前绿猫主要是把大件垃圾从居民家运到暂存点,从暂存点再到大件垃圾拆解厂的环节,多数由各级政府承担。

“一个月大概会有七八单大件清运,主要是沙发和床。”东花市街道社区工作人员孙女士介绍说,在北京市严格实行垃圾分类之前,大件垃圾一般被随意堆放在垃圾桶站旁边。随着北京市对垃圾分类的管理越来越严格,很多社区的垃圾桶站附近安装了监控,把大件垃圾扔到桶站的行为已被严格禁止。目前,东花市街道的每个社区都有大件垃圾暂存点。

北京爱分类环境公司也有付费清运大件垃圾的业务,而且其有自己的拆解工厂。在爱分类的拆解工厂里,床垫拆解后,变成布料、弹簧、海绵等;沙发拆解后,一样有布料、弹簧、海绵等。而且,连沙发和床里最难处理的木料,也可以制作成燃烧棒卖给发电厂。只是,这类可拆解并资源化再利用的工厂,在北京仅有两三家。

而多数社区和物业对这种大件垃圾也无力清理。东城区一位社区负责人介绍,目前多数小区物业仅提供一个暂存场地,不负责最终处理。她所在辖区内多为老旧小区,很多住宅频繁换租客导致常有废旧家具丢弃在楼道或小区公共区域,如何处理也颇为头疼,“即使居民请社区工作人员帮忙,我们也只能想办法把它拆解变小,然后和生活垃圾一起清出去。不过,大部分时候社区也是自己花钱,找人、找车来有偿清运,这对社区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”

正规企业少,推广力度不够,造成大部分人对正规大件清运服务还很陌生,有些人在得知大件垃圾无人收购后还是会偷偷扔掉。所以大件垃圾最后的结局,还是社区、街道等各级政府兜底。而由于正规拆解厂很少,目前政府兜底的大件垃圾,有很多没法做到资源化利用,而是采用比较原始的粉碎手段,变成“其他垃圾”,最后焚烧处理。

大件垃圾“谁产生谁付费”将成潮流,尚需政府统一规划打通循环利用瓶颈

“垃圾是放错地方的财富。”从大循环来看,旧家具仍有一定二次挖掘的价值,现实中回收通道之所以不畅,根本上在于拆解、搬运等前期成本投入太大。虽然新的回收处理模式尚未完全发展成熟,但大方向已经清晰——付费回收。

“谁生产谁负责,处理大件垃圾,是一种生产者责任延伸的行为。”北京爱分类环境公司负责人表示,北京市民付费清运大件垃圾的意识正在逐步加强。北京市近期出台的《关于加强本市大件垃圾管理的指导意见》中也有类似表述:按照产生者付费原则,产生大件垃圾的居民合理承担大件垃圾清运费。通过加强宣传引导,增强居民“谁产生谁付费,多产生多付费”意识。

李女士也对记者表示:“其实,大件垃圾付费回收并非不可接受,但希望能够有更明确的收费标准和更专业的团队,这样才能让大家放心。”

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表示:“现阶段大件家具等低值可回收物回收,需要政府统一规划,建立暂存—回收—交易—拆解—利用全过程管理体系,由第三方专业公司开展收集运输处理等服务,主要依靠市场机制运行。”他还建议,从减量化、资源化角度出发,废旧家具优先考虑进入旧货交易体系应该成为一项基本原则,地方政府应该为废旧家具进入旧货交易体系创造便利条件。

同济大学循环经济研究所所长杜欢政表示,破解大件垃圾处置难的关键是打通循环利用的瓶颈,形成闭环价值链。第一要有人收;第二要有地方处置,这需要政府想办法规划一个空间;第三,经过末端的处置企业破碎、分选后,有相当大部分是可用作资源化利用的,这样闭环就形成了。

的确,政策保障是一方面,破解大件废旧家具“回收难”也需要各方共同努力。作为普通消费者的我们,也需转变观念,接受“付费回收”这一新的现实。当然,源头减量、少买少换,更是我们践行绿色生活的应有之义。